山竹app

话说赵云打破合肥城之后,意外收获两名重要人质,其中之一是夏侯渊次子夏侯霸,另一个竟然是大魏长子曹昂。

曹操虽然用兵如神,但也喜欢行险,深究他过往战例,胜仗打的漂亮,败仗也输的窝囊,明显的长于战术而短于战略。如今将最喜欢的世子曹昂留在自以为最安的合肥城大后方,却终于被世之虎将赵云俘虏。

青龙军占据此城,就像是堵上了曹军的活眼,被堵在合肥和庐江之间的曹军数量越多,粮草就消耗的越快。恐怕不过两天,外围侥幸逃走的曹军,就会将合肥失守的消息传到庐江周边的五路曹军,至于什么时候会传到江夏曹操耳朵里,在那个消息闭塞的年代,却至少还需要五到十天。

眼前的蝴蝶扇动翅膀,却会在世界的另一侧掀起风暴,合淝城失守的消息一旦传播出去,对曹军的士气打击绝对是超级巨大的,而困兽犹斗,这么多曹军必须要填饱肚子,他们会拼死向两端突破。

拿下合淝城的时间,在诸葛亮的预算之中,而赵云也在第一时间放出飞鸽,庐江的江东军与江夏的青龙军,必然很快会得知消息。一旦曹军有所异动,一场追击大战将迅速展开。

赵云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固守合淝,将曹军粮草通道彻底掐断。粮草一断,包围庐江的五路曹军必然人心惶惶,向前是天堑长江与庐江周瑜重兵,向东是千山鸟飞绝的大别山,向西是泥泞难行的巢湖沼泽湿地,他们只有速速拿下庐江城和回身突破合淝城两个选择,否则粮草一旦消耗完,就只有人吃人了。

合淝城以北,最近的曹军军事重镇,就是下邳城与徐州城。两座城市都是曹操南下时刚刚攻下来的,本就人心不稳,旧势力还蠢蠢欲动,粮草更多的从青兖州的大后方筹措。大部队利在速战,一旦陷入僵持,就只有想办法尽快退兵。

战略上,赵云拿下合淝城那一刻,已经注定了曹操此次南下用兵的失败。赵云命人将曹昂和夏侯霸软禁到城主府一侧的小院之中,严加看管但好生对待。其余人马,将合淝城内残留的抵抗彻底弹压,贴出安民告示,百姓方知进城的是青龙军。

陈龙在零陵地区的仁政早已名扬天下,百姓们立刻自发组织起来欢迎青龙军,赵云趁机发动群众,组织预备役民兵,发给弓矢武器,立刻布置城头防守。最危险的城门是靠近将军领淝水源头的东侧城门,赵云在这里布置了重兵。

一天的激战终于结束,合淝城中恢复平静,高顺、高览两位大将已经回报,东大营中曹兵已经被彻底歼灭,俘虏曹军近千人。赵云面对这么多的降兵颇为头疼,很想说一句降者免死、不降者立斩,但想起主公陈龙从不杀戮俘虏,都是不投降就给路费放走,正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,赵云命将城内的俘虏也送到东大营集中看防。

高顺负责防守北城门,仍然在东西两座大营设立观察哨,以防止北面来的曹军突袭城门。赵云马不停蹄检视城头防御,心中无限想念留守宛城的军师沮授。沮授智谋出色,但不善于长途骑马,这次并没有跟随赵云前来,赵云只能倚重自己的智慧,来竭尽力守护合淝城。

连续三天的不眠不休,连赵云也感觉到一丝疲劳,命人发布休息令,体军民形成防守三班倒。曹军降将之中,有一员督粮库官员名叫苏林,负责程接收运来的粮草,并合理拨付给包围庐江的五路曹军。苏林博学通书,本是曹操手下的文官,级别甚高,才能够获得曹操信任担任如此重要的角色,可惜在生死之间,还是选择了投降。

清纯美女和服唯美写真

合淝城中最重要的就是粮库,赵云带着百名护卫,命苏林带领,直奔城北粮库。苏林身边拿出一大串锁匙,将几大粮库打开,果然军粮堆积如山,是下邳转运过来的军粮,最新的一批还没有发出去。赵云视察已毕,仍令苏林负责看守粮仓,苏林见赵云用人不疑,可谓感激涕零,流泪对赵云道“子龙将军,在下虽降,然家人及一双儿女尚在徐州,若是不幸被曹操屠戮,思之令人心中剧痛。”

赵云心中一动,想起主公施行仁政、意在人心,见四周无人,随即说道“苏学士,你投降的事情,知道的人不多,都是我身边心腹。”

“我今欲要探知北方消息,而无人可为我完成,你却是最佳的人选。”

苏林眼睛大大的瞪了起来,仿佛已经预知了赵云的心意,果然赵云说道“你可选择回徐州秘密接来你的家眷,对外只说是从合肥逃脱。解决家眷的事情之后,我要你再次北上,去寻找跨过黄河骚扰曹操后方的关羽、太史慈、颜良、周不疑、郭嘉其中任意一支部队,引他们南下来骚扰徐州,甚至驰援合肥。你道路熟悉,见到周不疑或者郭嘉军师其中之一,他们自会定计。”

说着,赵云从腰间掏出一枚小小玉牌,塞到苏林手中道“这是我个人的信物,两位军师自然认识。”苏林结果玉牌,又领了青龙军放行令箭,自去安排北上不提。

城外四面都已经放出了青龙军侦骑,在主要道路上设置暗哨,一切终于安排妥当,合淝城中已是天色暗黑,灯火燃起。城主府中仍然聚集了不少百姓,于大堂中欢呼庆祝,赵云刚一跨进城主府,立刻许多百姓过来敬酒。

赵云接过一杯水酒一饮而尽,一屁股坐在大堂上的主座之中,疲劳感瞬间海潮般涌了上来,想起青龙军德政名传天下,百姓都向往幸福美满,才有百姓在这里载歌载舞,自发敬给自己这杯美酒,不由得脸上洋溢微笑,为民造福竟然是如此心中幸福,就这样坐在太师椅中睡着了。
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