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ily archives "2021年9月18日"

黄;频

admin

这位眼中有蓝色光芒流转,一丝丝若有如无的冰寒气息从身上逸散而出飘向四周的狮子精,名叫烈万雄,是狮妖族中的年轻高手。

烈金虹与他相比,那相差了太远。

在族中,烈万雄那是烈金虹等狮妖族中的青年人物仰望的对象。

两人会出现于此,纯属巧合。

烈万雄施术远远探查完绽放出了湛蓝色光芒的星球后,扭头看向烈金虹说道:“听说你去过一颗生活着大量低等级生灵的星球历练,结果带伤而回。眼下见你看那颗蓝色星球的眼神之中,充满怒意,莫非你所去历练的星球,正是这颗近期才能够在我们妖神界域中,仅仅只是通过双眼,就能够看得很清楚的蓝色星球?”

“这颗蓝色星球,是不是我去过的低等级星球,真的无法确定……因为这颗星球,实在太大,比起我曾经去过的低等星球大出多倍……如果我所估不错的话,这颗星球所能够容纳的生灵数量,应该不会少于我们所属妖神界域。”烈金虹随口回应道。

“这颗星球,确实很大……容纳生灵数量,能不能与妖神界域相比较,需得踏上星球,经过准确测量才能够知道。不过,据我刚才施术探查,赫然发现这颗大星球上好些地方,都被极为强横的力量所遮掩,导致我释放出的探查力量,无法将那锁定区域探查清楚。由此,我觉得,这颗星球上,应该已然生出了极为厉害的恐怖生灵。最起码,他们的实力,不会弱于我。假如你所去低等级星球,是这颗大星的话,你受伤而回,那就在情理之中了。”烈万雄说道。

“不要总拿我外出历练受伤逃回的事情说事好不好……难道你外出历练,就从来没有受过伤?”与烈万雄一年上头都说不了几句话,此刻见烈万雄与他仅仅只是说了几句话,就连续两句话中都提及了他去低等级星球历练受伤的事,心里感到有些郁闷,当即没好气的冲烈万雄吼道。

“我外出历练,确实有受伤的时候,但绝不会像你,去低等级生灵生活的星球历练,还会受伤。”烈万雄鄙视的看着烈金虹,向他说出这么一句话,而后闪身掠出,身化一道蓝色流光射向星空深处,径直奔绽放出湛蓝色光芒的星球而去。

烈万雄离去后没有过多久,烈金虹正在寻思要不要再次前往玄黄大星碰运气的这会,十余道身影急速飞奔而来,在烈金虹所立山头定住身形。

这出现的十余个生灵,都是狮妖族的年轻修士,实力虽然不及烈万雄,却与烈金虹相差无几。

他们赶来之后,其中那身穿火红色长衫的狮子精,迅速移步到达烈金虹身旁,搭上他的肩膀,看着湛蓝色星球所在方位说道:“听说那颗大星,是刚刚晋级形成,一般情况下,刚刚晋升等级的大星上,会有罕见珍宝出世,有没有兴趣与我们一道前往那颗大星寻宝呢?”

晴天小妹户外兜风图片

这个狮子精名叫安镇轲,与烈金虹的实力相差无几,但在族中的人缘比起烈金虹、烈万雄要好很多,所以族中好些实力相当的青年,都愿与其为伍同行。

“表面上看,这颗星球是一颗刚刚晋升的低等级星球,事实上星球上生活的生灵并不弱,随着星球的晋升,星球所能够容纳的高手上限有较大提升。如果我所估不错的话,眼下已然有不少神域中的修士,盯上了这颗星球,打算前往寻宝。我们前往,会有一定的危险,如果决定前往,希望你们要作好冒险的心理准备。”烈金虹说道。

“嗯。”安镇轲微微点头,而后扭头向众位随他一道前来的同族狮子精灵问道,“你们作好了冒险的准备没?前往探险,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,你们如果现在退出,还来得及。”

“富贵险中求,探险之时,生死有命,没什么好怕的。”

“我不怕,大不了一死嘛……”

“我作好了准备……”

……

安镇轲的问话落下,众人你一言,我一语立即给予答复,都表示不怕死,作好了冒险的准备。

于是,安镇轲、烈金虹两人不再犹豫,立即带领一众狮妖族精灵飞离这狮驼岭山峰,射向天际,赶往晋升后的玄黄大星。

……

像狮妖族的精灵这般,夜观天象,发现了晋升后的玄黄大星,通过超远距离观察,确定晋升后的玄黄大星上确实有值得他们探寻的珍贵之物存在。

于是,一个个实力不弱的神域高手,纷纷动身离开神域,跨越星际,奔向玄黄大星。

……

神域,玄女圣宫。

急匆匆从宫外返回的舞樱,在天月宫找到了她师尊月光女神,向其恭敬的行了师徒之礼后,这才向月光女神说道:“禀师尊,我最近在外游历之时,探得好些神域中的散修,以及好几个大势力中的厉害门徒结伴离开了神域,去了师妹箐莲、千茵两人所在星球寻宝。两位师妹的修为境界偏低,与最近前往寻宝的家伙们相遇,肯定要吃亏。依我看,师尊你还是立即施术于那玄黄大星上降下召回令,命箐莲、千茵两位师妹立即返回为好。”

“那晋升的玄黄大星,已然自成一域,大星释放出的封锁力量,远比为师当初所料的要强大得多。以为师如今的实力,恐怕已经做不到直接通过施术于玄黄大星上降下符召,除非你师尊亲自出手,才有可能做到。眼下,已然有好几大势力,盯上了玄黄大星,意图将其霸占,划归己有。”月光女神说道。

“师尊的意思是说,几大盯上了玄黄大星这一世界的势力,极有可能因为争夺玄黄大星的掌控权而大打出手,波及神域,影响到神域的安宁?”舞樱应道。

“有这种可能性存在。不过,依为师看,他们明面上大打出手的可能性不是很大。听说他们正在私下商量,选择以派出年轻修士前往征服玄黄大星上的土著势力做赌,以一年为期,哪方派出的青年修士征服掌控的领地最大,来赢取玄黄大星的掌控权。”月光女神说道。

“我玄女圣宫会不会选择参与这次的玄黄大星征服游戏呢?”舞樱问道。

“玄黄大星绝非表面上所见那般简单……经过为师与你师伯、师祖等人见面商谈后,决定不参与这次的玄黄大星征服游戏。”月光女神应道。

“如果是这样,那必需尽快派人前往玄黄大星,赶在众势力开始实施征服游戏前,通知身在玄黄大星上的两位师妹为好啊。”舞樱说道。

“嗯。”月光女神点头,略作沉思后,直接向舞樱吩咐道,“去吧,你亲自去一趟玄黄大星,设法把箐莲、千茵两人带回神域。”

“好。”舞樱领命,转身离去。

……

有哪些像桃子直播的软件

admin

准确来说,那个神秘的家伙,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。

一袭黑色衣衫套在身上,但看起来却并不是十分合身,一头黑色长发披散着,十分凌乱,而一双眼睛,则是散发出血一般的光芒,令不少见者均是微微一愣。

苏玄不是特别吃惊,但还是看了一眼嗜血红莲。

“非我族类,也并未修行本座的功法。”刚刚还打定主意,要多与苏玄进行合作的嗜血红莲,此时终于果断了一些,立即解释。

对于它如此快速的回答,苏玄也略感到有些意外,不过仅仅一转眼,他便迅速转移目标,看向了这个被自己逼得现出身来的神秘对手。

“轮回珠之主,呵……竟然是一个如此孱弱的小子。”

对方不再使用那些装神弄鬼的把戏,此时缓缓出声,但却丝毫没有将苏玄放在眼里。

这样听起来,在不装神弄鬼的时候,其实此人的声音也并不算刺耳,相反,还是比较正常的,甚至,偶尔比起嗜血红莲还要好不少。

这时,对方忽然抬起头来——

灰暗的脸上,布满了各种各样触目惊心的血痕,有些皮肉甚至已经完腐烂,偶尔可以瞥到一抹森白,令人心中生寒!

苏玄咬紧牙关,之前对方没出来之前,他总以为出来了就好打了,可现在他突然改变了看法。

这个家伙出来时,才是它战斗力最强的一刻!

长发气质美女裸肩长裙花丛写真宛如写真

“将你的轮回珠献给我,我便留你一条性命,你看怎样?”

对方戏谑的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嗜血红莲,紧接着又重新将视线转移到苏玄身前,淡淡道。

苏玄呵呵冷笑了一声:“想得到是挺美好,不过你倒是可以去睡一觉,做做梦,也许还会实现。”

“找死。”

对方一声低语,下一刻猛然扑来,紧接着抬起手,凝聚一道怪异的黑色火焰结界,将绝大多数修者都给排斥在外,随后它才真正的握着一根骨头抽向苏玄的心口。

顾长留便是最先被震出来的。

他先前刚刚赶过来,还未来得及出一次手,结果便被那个家伙的古怪容貌给惊到了,紧接着,对方便猛然出手,并且利用结界轰飞了自己。

“苏兄,你自己多加小心,顾某冲不破这层结界,爱莫能助。”

顾长留传达出意念,也不知苏玄能否听到,此时也只能隔着结界看着苏玄了。

至于嗜血红莲,却好像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一般,轻而易举的踏过了这层黑色火焰结界,而后来到了苏玄的另一边。

“这个小鬼,本座恰巧也感兴趣的很,不如让给本座,如何?”

闻言,那个面容狰狞的神秘修者顿时狞笑道:“你自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我岂会信你,刚才你还帮那小鬼对付他人,此刻又怎会帮我拿下这个小鬼,滚吧!”

苏玄摇了摇头,幸好这一刻来到这里的,是嗜血红莲的分身。

倘若是它的本尊到来,再听到如此辱及自身的言语,怕是早就爆发,然后将这个山洞都给碾成虚无了吧。

毕竟之前苏玄还是见识过嗜血红莲出手的,那遮天蔽日的一幕,的确在他心中造成了不小的触动。

“喂,我说……要不你还是变回原样吧,用着月颜的模样,你貌似也施展不开啊。”苏玄趁着机会,看向嗜血红莲,忽然说道。

“本座的事情,无须你过问。”

嗜血红莲却意外的执拗,令苏玄很是不解。

但下一刻,嗜血红莲还真的出手了,它再度单掌凝聚血莲,漂浮在半空中,紧接着这一朵血莲迅速开始暴涨,直至快要撑开对方的黑色火焰结界。

血莲开始伸展出无数枝叶,每一个叶片上面都浮现着诡异的纹路,而当这些纹路散发出血色灵光时,一股令人难以忍受的血腥气息也是骤然弥漫开来。

只可惜,此刻由于结界笼罩,除了苏玄自己以外,谁也感受不到这般磅礴的血气笼罩了。

他立即凝聚自身的灵力,护住口鼻,随后才马上出剑,配合着嗜血红莲的进攻,试图掌握先机——

对方冷笑了一声,只见那披散在它脸庞周围的黑色长发,此时突然间剧烈伸长,每一根长发均如同最尖锐的针刺一般,牢牢地护住了它的身躯。

下一刻,苏玄与嗜血红莲的攻势瞬间联袂而至——

滔天的血气如同江河一般,可无论它怎样汹涌,都无法冲破那此刻像极了堤坝般的黑色长发,而苏玄的剑气,更是根本影响不到对方,无论出多少剑,都是很快被对方所抵消掉。

接连出了十几剑,苏玄自身的灵力消耗了不少,此时他马上服下一枚灵丹恢复灵气,同时又看向嗜血红莲,问道:“有没有其他的办法,这样攻击,似乎就连它的头发都伤不到?”

“不,这似乎是一种阵法。”

嗜血红莲好似看出了问题,此时缓缓说道:“它已在自身部位置都刻满了阵法与咒术,所以不论碰到哪里,都会中咒,而不论攻击到什么,都会被阵法所阻挡。”

“头发也是如此,只有毁掉此阵,才能破开他的这边防御。”

苏玄点了点头,马上又问:“所以,你能看出这阵中心是哪里么?”

“本座不精通阵法。”嗜血红莲摇头。

苏玄无奈的摇了摇头,再强大又怎么样,关键时候破不了阵,作用岂不是还没有寻常天命境大。

“苏少,我想试试。”就在此时,林羽的声音忽然响起。

苏玄愣了一下,旋即目光看向下方的林羽,他想了想,最终点头道:“好,你多加小心。”

说罢,他直接利用轮回珠的力量撕开一条结界缝隙,令林羽能够冲进来,之后这道结界又迅速关闭,使得这群修者只能眼睁睁看着结界中的战斗,而自身却帮不上任何忙。

不过实际上他们也不愿出手帮忙。

很快,林羽便赶到了苏玄的身边,此刻他也看清楚了对手的模样,不过相较于其他人来说,他倒是有些波澜不惊。

也许这么多年的经历,早就使得他免疫了这样的画面,又或许在他的心中,一些人的内心,甚至比这人的脸庞还要丑陋。

总之他根本就没在乎这些,而是迅速投入破解阵法的状态下。

嗜血红莲看了一眼,忽然戏谑的笑了笑,看向苏玄,问道:“这是你新收的死士?倒是有些本事。”

“朋友。”苏玄淡淡道。

他可不是嗜血红莲,心中自有情义在。请百度一下“扔书网” 感谢亲们的支持!

黄瓜看不了直播

admin

顾光宗比任何人都清楚张春妮对他认祖归宗的事情有多反感,从她下手揍他时就知道了。

顾光宗摸着自己脸上青青紫紫的伤疤,不自觉打了个哆嗦。

他都快娶媳妇了,还被他妈压着暴揍,疼不疼的先不说,关键是丢人啊!

而且挨他妈拳头的滋味,实在是……酸爽极了!

顾光宗脸上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,看了一眼端坐在椅子上不说话的周明娟,心里更是一个劲儿的犯嘀咕。

这婆娘该不会是故意的吧?

明知道他说不动张春妮,还故意这么说,这是不想让他回顾家,变着法儿的为难他?

顾光宗又隐晦的看了一眼周明娟的肚子,觉得小老婆就是小老婆,小眉小眼得,一点儿都不大气。

明明自个生不出儿子,还小气巴拉的不想让他这个顾家长子认祖归宗,占着茅坑不拉屎,说的就是周明娟这种人。

还有他那个跟母老虎一样的妈,要是当年手段厉害一点,不给小老婆让位,那他早就是省军区政委的公子了,哪还用得着巴结讨好上不得台面的小老婆……

周明娟可不知道顾光宗在想什么,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,叹了口气接着道:

“你爸爸原打算年后接你和弟弟去省城住几天,到时候会从你们当中选一个留在顾家……”

古典美女红尘美人

周明娟说到这里,停顿了一下,颇为同情的看了顾光宗一眼,“选谁留下来我说不好,但选人的标准一定是能跟家里人处的愉快,能成为合格的接班人,将来能撑起顾家的门楣。

你弟弟虽然年龄小,可他却比你有野心,做事儿也比你果决,在这一点上,你爸爸应该会喜欢他……”

“周姨,十年打小心眼就多,你可不要被他给骗了!”

顾光宗急急打断周明娟的话,要是再夸下去,周明娟说不定就要带顾时年回省城了,那还有他啥事儿啊!

一想到顾时年很有可能成为政委的儿子,而他却只能窝在小县城里,当个没爹的野崽子,顾光宗心里就一阵阵的愤怒憋屈。

都是一个爹妈生的,他还是老大,凭啥便宜爹喜欢顾时年不喜欢他?

那小子小心眼的很,真叫他回了省城,以后还不得变着法儿的弄死他啊!

“周姨,我爸要是留下十年,以后肯定会后悔的。那就是个养不熟的狼崽子!

我妈养他这么多年,天天好吃好喝的供着,可他前一段时间却跑到别人家当儿子去啦,一个多月没回家,回来还天天跟家里人吵架。我妈都说了,她养出个白眼儿狼!”

顾光宗这会儿急的额头都冒汗了,想说顾时年天天跟人打架,耍心眼子使坏,可又怕起了反作用,让周明娟认为顾时年这是聪明不吃亏,反而加深她对顾时年的好印象。

想来想去,只能黑顾时年是‘白眼儿狼’最保险。

周明娟听到这里,微微一笑,意有所指的道:“光宗,其实在我看来,顾时年这不叫白眼儿狼,这是审时度势。”

见顾光宗愣愣的看着她,周明娟又接着道,“在外人看来,顾时年情愿做别人的儿子也不愿意回自己家,说明他跟张春妮同志之间母子关系非常冷淡,也说明张春妮同志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。

在这种情况下,顾时年选择回省城跟父亲一起生活,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就算张春妮同志不同意,顾时年也可以用断绝母子关系声明书来摆脱张春妮的束缚……”

“断绝母子关系?这怎么可以!”顾光宗脸色一白,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周明娟反问了顾光宗一句,“张春妮同志不是合格的母亲,顾时年选择跟不合格的母亲断绝关系有什么错?有了这份声明书,我和你爸爸只会更看中他,以后也能放心的将顾家家业交到他手上。这种好事儿,你怎么知道顾时年不会干?”

顾光宗的脸又黑了,牙齿磨得咯咯响。

如果是后世,顾光宗肯定要骂顾时年一句心机婊!

他就说嘛,不过是让人给顾时年找点麻烦,那小子怎么会吓得一个月都不敢回家。

原来是搁这儿等着他呢!

这个戏精!

演了这么久的戏,目的还不是要摆脱张春妮,巴结便宜爹,好顺顺利利的回顾家做官少爷么!

周明娟嘴角微勾,继续煽风点火,“顾时年前两天找到我,说只要我能带他回省城,他愿意给我和你爸爸写份保证书……”

“我也愿意写!”顾光宗忍不住了,“周姨,我也愿意给你写保证书!”

周明娟笑笑,不说话。

顾光宗眼神闪了闪,抿着唇想了一会儿,又一字一句的道:

“周姨,我愿意写保证书,我也愿意跟张春妮同志断绝母子关系……”

屋外,张春妮举起胳膊,准备敲门的手顿住了。

听着里面自己一手带大的儿子,用决绝的口气跟她最恨的人说‘愿意跟张春妮同志断绝母子关系’,张春妮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。

她愣愣的转过头,看向同样张大嘴巴的顾盼归,脑中‘嗡’的一下,面上血色瞬间褪尽。

恍惚中,她好像听到那个女人还在蛊惑她的儿子……

“……别看你爸现在是政委,可他才升上来没几年,手下也没有多少人脉。

等你回了顾家,这些人脉交到你手上还好说,要是你爸将来还想着顾时年,想拉拔他一把,以顾时年聪明果断的性子,我还真担心你争不过他。”

周明娟说完,长长叹了一声,“要是能彻底断绝你爸爸对顾时年的念想就好了。”

顾光宗当即目露凶光,“周姨,我在县里有认识一帮人,手上都……不大干净……”

“不行!”周明娟瞬间冷脸,“这事儿要是查出来了,连你爸都没有好果子吃!你可不能牵连你爸。再说了,你将来可是要撑起咱们顾家门楣的人,也不能给人留下把柄。”

见顾光宗又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,苦着脸叹气,周明娟瞬间心塞不已,抚了抚胸口,继续教导顾光宗。

18禁免费视频网站在线观看

admin

结果,无论是那几支有外援的战队,还是bb、天狼这样的强队,统统取得了开门红。

没什么意外,也没什么惊喜,基本上该赢的都赢了,该输的都输了,唯有幻海,在主力阵容登场的前提下,依然败给了天域战队。

幻海战队在过去几年都是三四名,四五名的成绩,而天域战队则常年游走在季后赛边缘,且常常游不进去。

但天域的胜利,并非苦战后的侥幸,幻海的失败也不是顺风顺水下的大意,虽然幻海是客场作战吧。

但没有人拿这件事为幻海分辨,在他们看来,幻海没了管若洋,就再也没有胜利的希望了。

联赛第二轮的结果似乎佐证了这个观点。

在主力队上的基础上,幻海干脆利落地输给了雷雨战队。

经过一赛季的调整,雷雨已经从失去李荔的阴霾中彻底走了出来,以卓彦为核心重新建立了阵容,并在上赛季取得了常规赛第四的成绩。

雷雨看现在的幻海,就像看当初的自己,那种群龙无首的状态他们太熟悉不过了,应付起来自然也是得心应手,没费什么功夫就取得了大比分的胜利。

连续两战皆败,幻海今年的开局太过不利了。

第三周,迎来一周双赛。

联赛杯赛齐战。幻海的联赛客场作战,对手是弱旅刑天战队,杯赛则是主场作战,对战第二轮杀出重围的乙级战队,超凡战队。

复古蕾丝裙森女高清写真

杯赛于周三举行。作为二队的首场比赛,又是主场,一队员都有出席,坐在替补席上,为队友加油。

他们需要一场胜利,即便对手只是乙级战队。

超凡战队到达幻海主场,看到对面的出场名单后,便彻底松了口气。

刚刚抽到幻海的时候,超凡战队还曾感叹过自己运气太差,即便幻海前两轮都输了,上赛季也没能进入8强,可是在甲级联赛后12名的队伍中,依然是妥妥的强队。

以超凡战队的实力,想闯过这一关基本无望了。

但现在看到了幻海的出场名单,超凡的队长顿时喜上眉梢——幻海这是准备要送了啊。连续几届都没能闯过的杯赛第三轮这次终于有希望了。

幻海即将上场的所有人中,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从飓风战队转会过来的任欢悦。剩下的人都是谁啊?哦对,还有个任欢腾,也有点名气。

其余三个人,李栎、成安南、廉芹,这都是谁?

不仅仅是超凡战队的队长,连幻海现场的粉丝看到这个名单时,都已经失望的不能再失望了。

联赛上主力阵容,输;杯赛上替补阵容,等于放弃,这样的战队还有救吗?!

胜也爱你,败也爱你,对于幻海的粉丝来说,这个原则从此刻开始,彻底不存在了。

幻海战队的主场场馆中,主场观众的看台上,霍然间响起了一片此起彼伏的嘘声,连带着大批的粉丝激动地高喊着“还我幻海”的口号,震耳欲聋。

有个别粉丝认出李栎的名字,知道他是放话要比天狼高一位的那个新人,对于他多少有点期待。可那点期待,在排山倒海的失望骂声中,根本不值一提。

坐在替补席上的徐飞听着身后观众群情激昂的喊声,额头上青筋乱跳。坐了没一会,他便彻底坐不住了,腾地起身,径直走到了李栎面前。

李栎正带着耳机看网上的另一场比赛的直播,同样是杯赛的第三轮,清风对阵极光,开赛的稍微比幻海这场要早上一些,第一场的单人战打得正酣。

林原他们经过一个夏歇和李栎沈晗切磋的磨砺,整体实力上升了不少,极光战队实力又没有很强,这场比赛他们可谓势均力敌。

李栎对林原他们的关心远超过对于他马上要打的这场比赛,或者说和超凡的这场比赛完没让他放在心上。

眼看郑熹微一个迂回绕到对手侧身后再行利刃出鞘,李栎欣慰地长出一口气——有进步。

“咳咳咳。”徐飞假咳着。

李栎看得太过投入,根本没意识到徐飞已经站在他面前了,听到咳嗽声才抬起眼,摘下一个耳朵的耳机。

“上场顺序安排好了?”徐飞问。

“嗯,没有问题,我第一个上,欢悦第二个,欢腾第三个。”

听了这个顺序,徐飞不怎么放心地叹了口气。

“李栎,你听观众这嘘声。”

徐飞的话没说完,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。

这场比赛只能赢不能输,不然粉丝就倒戈了,问题就严重了,到时恐怕有不少人要倒霉,老板的怒火不知道要靠“掉”几个脑袋才能平息。

“嗯,是挺烦人的,我都听不清解说说话了,”李栎摘下另一只耳机,看向徐飞,“要不队长你跟观众说说,让他们安静一下?”

徐飞:“……”

“我是想说,前面的擂台赛改变一下出场名单吧,让我上场。这样团战只要你们能打下几个高地塔就能获胜了。”

杯赛的组队擂台赛都是临场出图,临时派人上,现在改还来得及。徐飞在嘘声的冲击下也顾不得一队二队各行其是的规则了,忍不住推荐自己替二队打响第一炮。

“靠打下高塔,总分获胜,这样观众就能满意了?”李栎笑着摇摇头,站起身说,“还是让我来速战速决吧。”

他拍了怕徐飞的肩膀,低声说,“另外,要对我们有信心。”

徐飞苦笑,他只听说过李栎的实力,又没亲眼见过他在赛场上的表现,能怎么有信心?

李栎耸了耸肩,准备上场。

这是他第一次以自己的名义参加职业比赛,所以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:赢得要漂亮。

幻海和超凡组队擂台战的第一场,与李栎对阵的,是超凡的队长石康,id石敢当。

随着石康走向比赛席,他竟然收获了很多幻海粉丝报复性的掌声。那些人都是成心的,成心给对手叫好,就是为了给幻海一点刺激。

眼看很多主场观众竟然站在了他这一边,给他加油,石康很是兴奋,这种待遇他还是第一次受到。

蓝奏云老司机软件合集

admin

“见过刘前辈!见过关前辈!”

老道冲着刘言和关振业拱手行礼,显得十分客气。

“张道奇,你也来了?”

关振业开口问道。

“是的,关前辈。”张道奇点头。

关振业介绍道:“刘道友,这位是天师道的张道奇,虽然没有踏入修士境,但一身雷道功夫却是了得。”

刘言点了点头,并且多看了张道奇两眼。

而张道奇也是两眼放光地看着刘言。

“你认识我?”

刘言奇怪道。

张道奇连忙点头,然后又摇了摇头。

刘言轻笑:“看来,你们天师道也有我的画像。”

等候下一站的纯美歪歪

张道奇心头一震。

“前辈,您知道?”

刘言没有要解释的意思,只是平静地道:“我和天师道有一些渊源,既然你是天师道一脉的传人,以后有机会,我会指点你一二。”

张道奇顿时大喜。

“多谢前辈!”

能得到刘言的指点,就连上八门的各位老祖,也是颇为羡慕。

这时,刘言的神情微微一动。

转头朝着不远处看去。

虚空诡异一动。

风雪之声顿时传来。

一个白色头发的西方女子出现。

“关道友,她是谁?”

刘言问道。

他记得这个女人。

关振业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认识,但你在富士山巅和上野松错一郎一决生死的时候,她也在场。”

“而且我能感应到,她的实力不在我之下。”

白发女子出现之后,便盯着刘言看了一眼。

随后便在原地站定。

其身上隐隐传出的恐怖气息,让其他国家和异能强者都不敢靠近。

慕容家的老祖慕容非成眉头轻皱。

“我感觉她和一个人很像。”

其他人不禁诧异。

“谁?”

慕容非成也不回答,反而朝着那白发女子走了几步,在两丈开外站定,一脸和蔼地问道:“姑娘,桑迪·麦尔肯是你什么人?”

白发女子微微看了慕容非成一眼。

“你认识我祖父?”

慕容非成点了点头:“当然,我曾经还与他一起游历过世界很多险地,也算是生死与共过。你祖父今天没来吗?”

白女女子摇了摇头。

而其他人则是惊讶不已。

“那个女人,居然是冰神桑迪·麦尔肯的后人?”

“我听说,冰神桑迪·麦尔肯被雷神瓦格纳?卡尔给杀了,后来他还满世界的追杀桑迪的后人,可其中有一个小姑娘跑掉了。”

“她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姑娘?”

听到这些议论,慕容非成不禁一愣:“你祖父……被瓦格纳杀死了?”

他不敢相信。

号称冰神的桑迪·麦尔肯,实力非常强悍。

与雷神瓦格纳·卡尔不相上下。

怎么会轻易被杀?

“慕容非成,退回来!”刘言突地喊道。

慕容非成愣了一下,有些不解。

刘言肃穆地道:“她的身上,除了风和雪两种能量波动之外,还有一股极为不弱的雷道力量。”

“什么?”

慕容非成大惊。

来不及多想,他连忙展开身法,远离那白发女子。

四周的其他人也是一惊。

“不是吧,我怎么只感觉到了她身上的风雪两种能量?”

“我认识她,她叫特蕾西·麦尔肯,是天生的风雪双异能,怎么可能带有雷霆异能?”

有西方的异能强者认出了白发女子。

白发女子也是一脸诧异地看着刘言。

所有人都只知道,她是风雪双异能。

可她!

的确还有隐藏着的第三异能。

雷霆!

慕容非成紧盯着特蕾西。

“说,你到底是什么人?是不是你害死了桑迪?”

特蕾西摇头。

但她没有给出任何解释。

“你是雷神瓦格纳的手下?”慕容非成再道。

特蕾西还是摇头。

“那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慕容非成有些怒了。

特蕾西皱眉:“我的确是特蕾西·麦尔肯,只不过,因为一些原因,让我拥有了雷神的力量。”

“雷神瓦格纳,已经被我杀死。”

瞬间,很多西方异能强者都骇然起来。

“不可能!”

“雷神瓦格纳可是老牌异能强者,实力非常惊人,他怎么可能被一个小丫头给杀死?”

“这小丫头一定在说谎。”

“你说你杀死了雷神,有什么证据?”

“对,拿出证据来!”

没有人相信她。

特蕾西不屑于解释。

很多受过雷神恩惠的异能强者,不禁都对特蕾西抱有强烈的敌意。

“够了!”

刘言开口轻喝道。

“仙路即将开启,如果你们想在这里闹事,我只能把你们都镇杀在这里,以免进去之后,影响到大家的生死存亡。”

呼……

一股恐怖的气息,顿时从刘言的身上扩散出来。

横压而过。

那些西方异能强者,无不是纷纷后退。

刘言传音道:“几位,你们离这个女人远一点,我能感觉到,她身上有一股很诡异的吞噬力量。”

“一个弄不好,可能就会变成她变强的牺牲品。”

关振业等人不禁一怔。

“刘道友,你的意思是说,她真的杀死了雷神瓦格纳,并且使用特殊的能力,吞噬了瓦格纳的异能。”

“所以,她才会拥有三种异能?”

刘言微微点头。

“恐怕是的。”

几人心头微骇,都暗自对特蕾西提高了警惕。

呼……

狂风呼啸而至。

库珀·风仿佛一阵诡异的阴风似的,也来到了泰山之巅。

他也是一眼就注意到了刘言等人。

还有特蕾西。

而他才刚到几秒钟,一道身影仿佛陨石一般,从高空中飞砸而下。

轰隆!

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。

一个两米五左右高,身肌肉虬起,仿佛大猩猩似的黑人大汉,咧嘴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这里就是华夏的泰山吗?”

“看来,我没有来迟啊。”

这个黑人大汉的华夏语言,并不是很流利。

但总算能清楚表达他的意思。

库珀·风轻笑:“比利,我早就跟你说过了,以我们的速度,是不会迟到的。”

黑人大汉比利点了点头,随即走到库珀·风的旁边站定。

显然。

两人是一起的。

比利也是朝着四周看了一圈,目光重点在刘言和关振业,还有特蕾西的身上扫了扫。其他人,则是直接被他无视了。